杭州“发际线男孩”:喜欢现有事情不喜欢当网红以后多发“心情”让各人开心|沸点

原题目:杭州“发际线男孩”:喜欢现有事情不喜欢当网红 以后多发“心情”让各人开心 |沸点

  新京报快讯(记者刘名洋)克日,杭州小伙吴正强因“发际线心情包”走红网络。今日(8月31日)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事情起源于他在一家美发店剃头时受骗后维权。

8月28日下战书,吴正强到杭州一家美发店剪头发,因美发店事情职员见告他有一个免费项目可以体验,于是他就爽直允许体验。“没想到剪完头发后他们又说是收费的,让付3.9万元,我报警后付了2500元。”

因吴正强感受到受骗,于是他找到媒体维权,到工商局、物价局举行投诉。媒体消息来源后,他在接受采访时的心情被网友们做成心情包,并迅速走红网络。吴正强的同事告诉记者,吴正强的性格比力内向,除了朝九晚五的事情外,偶然加班、打打游戏、看看电视。“他并不想成网红,现在他的正常生涯、事情都受到了影响。”

8月31日,记者从杭州市工商局、物价局相识到,对于吴正强受骗的事情已经介入观察处置惩罚。吴正强说,在当地有关部门的观察处置惩罚下,涉事剃头店退回了他支付的所有用度,也已经向他致歉。今日,新京报记者专访了“发际线男孩”吴正强。

新京报:今年多大,是做什么的?

吴正强:今年18岁,学的是盘算机专业,中专刚结业,到杭州事情也没有多长时间。现在是一名房产中介。

新京报:你是怎么知道这家剃头店的?

吴正强:8月28日下战书,我在杭州市大学路行走时无意间看到了这家美发店,自己也正好该剃头了,以是就进去了。

新京报:你平时剪一次头发需要几多钱?

吴正强:平时剪一次头发20~30元,这次是剃头店的事情职员给我说有个免费项目可以体验,我想着就体验一下。没想剃头竣事后对方拿出消耗清单显示给我做了“提发际线”和“修眉”等项目居然要39000元,打完折也要18000元。

新京报:当被见告消耗3.9万元时你是什么反映?

吴正强:看到消耗清单后我就懵了,说是免费体验,又酿成收费的了,这个用度也不切合我的消耗能力。其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惩罚,就报警了,警员来了之后付了2500元,之后找媒体求助后引起了各人的关注。

新京报:这次的造型和之前的造型你喜欢哪个?

吴正强:这次的造型我并不喜欢,感受照旧我之前的发型悦目。

新京报:成为网红后对你的生涯和事情有影响吗?

吴正强:有,有,影响很大,天天电话一直,有时间都是同事帮助接。带客户看房什么的都受影响,另有人发我的心情包,不外现在已经顺应了。媒体、经纪公司、广告商、客户、网友、之前的师生等都有给我发短信、微信、打电话,走到街上也会有人要求合影。

新京报:你也在微博转发自己的心情包了?

吴正强:嗯,刚最先有人把我的照片做成心情包心里挺难受的,但自己也无法控制,各人开心就好,现在我也顺应了,以是也在转发了。以后我也会在微博上多发一些心情包,让各人开心一下。

新京报:有人说你是在炒作,已经签约了经纪公司?

吴正强:有一些经纪公司和广告商找我,但都被我拒绝了,我不想走娱乐、网红门路,怙恃家长也不建议走网红门路,希望我过着普通人生涯。不管是现在照旧以后,我只想好好的做名房产中介。

新京报:你有些抵触这件事情,为什么还要把微博认证为发际线心情包当事人?

吴正强:微博不是我自动认证的,是微博事情职员打电话联系我给我认证的。

新京报:你现在每个月收入几多,会由于收入去做网红吗?

吴正强:现在刚在房产中介没有多长时间,按业绩发人为,现在每个月的人为是3000元左右。走娱乐门路累,照旧喜欢房产中介的事情。

新京报:物价局和工商局已经介入此事,有最新的处置惩罚效果吗?

吴正强:这次事情对我造成了一放心理阴影,不外现在已经解决了,剃头店退回了我支付的所有用度,也已经向我致歉。其他的事情,由物价局和工商局观察处置惩罚。

作者:刘名洋

责任编辑:

2018-10-18 02:47:04  清华新闻网

更多 ›图说清华

最新更新